杨先生被送到医院

2020-08-26 18:52

据卫生执法部门统计,全市重点场所中,餐饮业控烟的合格率较低,仅有42.33%。很多中小餐厅不会主动制止吸烟客人。一位控烟志愿者称,他们在昌平回龙观一家餐厅看到有人在偏僻角落吸烟,当时老板没看见,而服务员默许不管。志愿者便主动给老板送去了禁烟标志,向其讲解了控烟条例要求,老板这才表示接受并劝告客人。

“中档以上餐厅管得较严。”位于朝阳区的某涮肉连锁店主管陶先生说,小餐厅怕对生意有影响,一般不会主动制止吸烟,也不会设置禁烟监督员。

对餐厅来说,难点主要在于不想因禁烟触怒客人。“我们只能劝告,没权利处罚,也不可能去举报,谁也不愿意得罪吃饭的客人。”陶先生说,“再说抽根烟就几分钟,执法人员还没来人家就吸完了。对醉酒的客人也没有沟通的可能,怕因为制止再引发冲突。”

北京市人大代表、北京当代律师事务所的卫爱民律师多年来一直关注公共场所禁烟的问题,也参与了控烟条例的修订过程。他认为,被动吸烟损害的索赔标准很难确定。目前禁烟主要还是寄希望于提高控烟的社会共识,让公众增强对吸烟危害身体健康的认识,也让吸烟者提高法律意识,明确认识到,在法律禁止的情况下,应该首先遵守法律法规的规定,尊重不吸烟者的权利,最终实现逐步戒烟。

杨先生对朋友抱怨了一句。两名吸烟男子听了大怒,上前与杨先生争吵。随后双方打了起来。混战中,杨先生抄起凳子砸向门口,误伤了一个服务员,他向屋外跑去,两男子追出将他打倒在地。

庞律师以餐厅为例分析,“食客在餐厅这种基本密闭的环境下吸烟,所产生的二手烟由于无法及时排到室外,确实会给吸到二手烟的其他食客的身体健康造成损害。但是,这一情况能否构成法律意义上的侵权,要看吸烟者是否具备了侵权行为、损害后果、二者之间的因果关系以及吸烟者的主观过错这4个法定要件。”

后有客人报警,警察赶到现场,但打人的吸烟客人已经逃走。杨先生被送到医院,头部、眼睛受伤较重。而他还因为误伤服务员,要赔偿对方1500元。

我国早在2011年就颁布了《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明确规定室内公共场所禁止吸烟。但统计数字显示,我国共有7.4亿非吸烟者遭受二手烟危害,公共场所是二手烟暴露最为严重的地方,其中餐厅最高,达88.5%。

庞律师说,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公共场所管理者发现了吸烟行为后并未予以制止,那么其放任行为在一定程度上给吸烟者提供了支持,场所管理者与吸烟者就构成了共同侵权,被动吸烟者基于此向其主张侵权责任并提出相应的赔偿请求,应当可以得到法院支持。

王振宇律师认为,这种侵权官司很难打赢,因为被动吸烟者的身体损害是不是因为他人吸烟引起,需要进行鉴定,如果无法确定损害结果与吸烟行为有关,很难获得赔偿。但他表示,控烟应该成为企业内部的管理制度,因为公司办公地点基本都是公共场所,企业管理者有义务控制办公场所吸烟,将禁烟规定纳入管理制度,可以起到明显作用。

目前执法人员数量和经费短缺,也是控烟的难点问题。有关人士认为,除了加强社会监管和加大处罚力度外,支持二手烟受害者通过法律途径维权也是调动社会力量的方法。

在最严禁烟令实施后,杨先生依旧成为餐厅被动吸烟的受害者,他不仅挨了一顿打,还要掏钱赔偿服务员,告到法院还败诉。事发当天下午,杨某和朋友到北京一家餐厅吃饭,餐厅内因有顾客吸烟,空气非常差。杨先生向服务员反映,请他们帮忙劝阻,但服务员听后称太忙,未予理睬。

按照控烟条例规定,市民在禁止吸烟场所发现有人违规吸烟时,有权利劝阻吸烟者停止吸烟,要求该场所的经营者、管理者劝阻吸烟者停止吸烟,向卫生行政部门投诉举报。

@老鬼阿定:21日晚8点在北京音乐厅附近面馆吃面,店面贴禁烟海报,邻座众人欢畅吸烟。鬼指海报给一老者看,老者致歉灭之。指给一小伙儿看,小伙虽有怒色,仍灭之。须臾,鬼取面汤,小伙复吸,鬼再劝,小伙大怒,破口大骂,同伴竟冲过来欲殴鬼。鬼遂报警。110称涉烟案打12320或12345。鬼打12320,称上班时间受理。打12345一女士接电话,问明情况后问鬼是否拍照。鬼称拍照必被痛殴。女又让告知面馆所在街道办事处。鬼无言以对……

法院经审理认为,北京对公共场所要求禁烟后,原告认为其他顾客在饭馆内吸烟不妥,应采取合理的方式向经营者表达意见,但原告未采取合理的方式表达诉求,是纠纷发生的原因,此外餐厅服务员已经进行劝阻,杨先生多次实施危险行为,激怒第三人,导致损伤发生。法院以此驳回了他的诉讼请求。

不过,如果被动吸烟者因为吸到了二手烟而诱发疾病,并且该疾病的发作与吸烟行为具有因果关系,那么吸烟者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但作为被动吸烟者,目前大多数人不会选择上前劝阻吸烟者或交涉,因为很容易发生冲突。

除了餐厅,写字楼等工作场所也是二手烟的重灾区。广东的工程师黄先生就因在公司深受二手烟危害,多次向公司投诉,不但未得到处理,还为此丢掉了工作。一怒之下,他将所在的公司告上了法庭。当地法院审理后认为,黄先生提出的关于二手烟危害的诉讼要求,不属于劳动争议纠纷案审理范围,予以驳回。

@大虫org_摄影:有人在餐厅抽烟,制止了还动手欲教训老子!国人脸就这样丢尽了!

“有人在餐厅吸烟,服务员无人制止。”控烟条例实施一个月后的一天,沈先生在北京西城某云南火锅店内发现有人吸烟,便拍下照片发在微博上。

杨先生觉得自己很冤,便以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为由将餐厅告上法庭索赔30余万元。

其实这也是国际难题,今年起韩国对餐厅实行了全面禁烟,如违规店主和吸烟者都可被罚款,一家饭店老板就对记者说:“强制禁烟后,顾客较之前少了3成左右,生意不如从前好做,且因为不准抽烟,与顾客的摩擦也多了。”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振宇曾在全国发起申请控烟信息公开行动。他认为,市民在参与控烟行动时,应注意劝阻的方式技巧,要带着善意进行提醒,尽量不伤害吸烟者的自尊心。

@amy洪艳:今天中午去餐厅吃饭,突然闻到一股烟味……旁边桌男人在抽烟!我瞟了一眼那男的!忍不住说了一声,行不行啊,禁烟都打出来那么久了!哈哈!他很生气地看着我!一直看到我把饭吃完!

北京市蓝鹏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庞理鹏律师认为,二手烟受害者能否索赔成功,首先需要确认其所处公共场所的管理者放任他人吸烟的行为,是否对其构成侵权。

@christiana_w:我都服了,北京市政府大张旗鼓的宣传公共场所严令禁烟,尤其是餐厅,可事实呢?多少餐厅依然存在吸烟问题,服务员视而不见置之不理!吸烟举报热线又是非工作时间语音留言……我就想说咱可不可以落实得更好一些呢…… (以上内容来自新浪微博)

北京四惠桥附近一家宾馆餐厅的主管袁先生告诉记者,吸烟的客人主要是喝酒的人,因为喝酒吃饭时间较长,此外还有一些是外地来京的客人,因为不了解北京控烟条例而吸烟。但他表示,目前由于政府宣传力度较大,服务员提醒后客人比较配合,包括办婚宴不能摆放香烟也执行得很好。

而在这当中最难以证明的,便是损害后果、侵权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这两点。因为不吸烟的食客在吸到了二手烟后,虽然身体健康受到了损害,但由于这种损害的程度难以量化,并且通常不会很快表现出来,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被动吸烟者很难证明他人对其构成了民事侵权。